龙瑞
龙瑞个人官网: 网站首页 > 艺术评论 > 正文

文脉传承 文/龙瑞

中国画历史悠久,每位大家留下的名作,都是我们今人研究和学习巨大财富和宝藏。近现代由于西方文化思潮的涌入,使整个中国的传统文化受到冲击,中国画艺术也不例外。各种媒介,各种材料,各种手段都应用到当代中国画的创作中,使中国画处在一个没有围墙的的空间环境中,与西方的古典、现代和后现代的艺术形式并置。其中,既有新鲜的空气,也有环境的污染。当代的国画作品似乎失去了本土的语言和表达方式,具有千年传统的中国画,经过20世纪的变革历程,在“中西融合”与“借古开今”两大势力和追求的推动下,当代中国画如何发展?我们应该怎样传承和发展当代的中国山水画艺术?带着种种困惑和迷茫,我们30位同学从全国各地来到中国国家画院龙瑞工作室学习,目的就是开阔眼界,提高艺术水平,探求中国山水画的本源,以醒悟在这变动不居的开放的时代,在多元艺术并置的形式中,寻求到自己的定位与艺术取向。龙瑞先生通过今天的讲座为学生们寻求自己的坐标铺下了坚固的基石。——张铭


文脉传承

龙 瑞


近现代以来,为区别于西方的油画等外国绘画,我们把中国的传统绘画称之为中国画。它依照中华民族特有的审美趋向,及因此而产生的艺术手法而创作。中国画艺术经过千余年历史的积淀,逐渐形成了中国文化特有的人文精神,以传统人文的理念为根本支点,从艺术的技法体系到内在的精神,大都包含着丰富的人文内涵。从北宋时期提出文道两本,形式与内容的统一,“文以载道”。中国画追求的是一种理想的审美意趣,并通过独特的艺术语言和艺术形式表现出来,不受物象固有物理特性的制约,融诗、融诗、书、画、印为一体,意蕴内涵丰富多彩, 意境玄妙而深邃,具有鲜明的风格特征和高雅的审美情趣。从技到道的层面的拓展,从自觉的文化到文化的自觉,历史的遗存体现了中国画文化世代相袭的传承性(技法程式、审美风格与文化精神)、重和型(敦厚、含蓄、精密、和谐)和深约性(精微之处见精神、内质变化显个性);从而使中国画艺术,从形式语言、技法嬗递到精神的升华,都体现了每个时代的人文情怀与人文情趣。


潘天寿先生讲中国画是“人中之文”。这里画画的“人”,是指一个有文化修为的人。自古以来,画家都极为注重个人的文化修养,如苏轼不仅是书画家,而且是文学家、思想家、诗人。从而演绎了宋人“尚意”之说。在绘画方面追求的不仅仅是对物象的简单描摹,而是追求一种寄物言志、含道映物、澄怀味象的文化意境;在书法方面追求的也不仅仅是对语言符号的一种继承与表达,而是对精神美、符号美、韵律美、流动美的表达。倪瓒提出的“逸笔草草,不求形似”,使中国画在观念上迈出了关键性的一步。


董其昌以儒家学说为本,以“程朱理学”及“禅宗”一脉为源,把“禅宗”那不羁物欲而求大自在的精神文化内涵,贯注于自己的书画作品及诗文之中,更体现了其深厚的文化修养。他以自然之理诠释宇宙万物,以文人的笔情墨韵体现超然物外的清静之境。他把文人画中笔墨超逸、意趣神妙的一脉定为“南宗”;把文人画中状物拟形、法度森严的一脉定为“北宗”。中国山水画的创作在艺术形式和内容上,都反映了中华民族的民族意识和审美情趣。


中国画理法在发展过程中,有着一脉相承的文化精神与哲学基础。他具有独特的观察方法、思维和语言方式。它有包括文学、历史、哲学、儒、道、释、周易八卦等中国文化的滋养。强调中国画的精神性、文化性和境界。强调中国画在“游于艺”的过程中,抓到事物核心精神,这是中国画的灵魂,也是中国文化的本质。在中国画中,黑白、虚实、刚柔、曲直等形式因素,都受到阴阳观念的影响。我们要认识到,阴阳八卦对中国书画中线的产生和发展所起的重要作用。中国传统文化创造了中国画。


中国画特有的写意精神,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的滋养,绘画创作是艺术家言志、抒情、表意的一种综合体验过程,它需要画家具有自觉的意识。崇尚来自人品、人格的真实灵性的表达,其中既折射着时代精神,更具有明显的个性特征。这种以感受、激情、精神、体悟、畅想、冥思等感性因素为中国画创作的原始理念,正是以“人的生命”为核心的中国哲学的总体现。


中国画的观察方法是意象观察。中国山水画家在观察事物时,首先是穿透事物的表象去体悟自然,他并不局限于用眼睛去观察一山一水,而是调动全身去感受,去体察,最终达到天人合一的玄妙境界,使人与自然有一种瞬间的融合。讲究对眼前自然界的感觉,感受,甚至感情的投入。悟对,然后才能通神。这是对大自然的全身心的仰观,俯察,内观,外省,是对造化和生命的全面把握和关照,最终达到自然与内心的和谐统一。这正如宗炳所讲的“澄怀”, “澄怀”之后即是“味象”,“味象” 的方法在于它不是用眼睛看,而是用精神去体味其中的奥秘。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悟”。“澄怀味象”的意义在于用纯净的心去体味自然,使心与自然沟通交融合一,从而达到“天人合一”最终目的。意象观察不仅是看的结果,而且是记忆与想像的升华。中国画画家常常采取对景创作,离景记忆,靠的是观察时的想像和观察后记忆能力,这也是中国画意象观察的特殊性。由此可见,中国画的意象观察不是即时观察,而是随时随处的自由的观察方法。


中国画讲究的是在笔墨中见精神。中国画的点线、色彩等艺术语言,画面构图的视觉图式,不仅存在于技法的创造中,也存在于画家的性灵与智慧中,应该将宇宙的精神与自然的生命,自然的生活感受都表达出来。中国的文人墨客,以‘心淡’、‘形散’表现出的闲适、舒缓的生活节奏,来品嚼生活的品质,道出人生的哲理。重视中国画的审美理想,展示出“简逸华滋、清丽典雅”的审美品格,以彰显中国画的艺术风采。


“意境”是我国传统美学的一个重要范畴,是构成中国传统艺术审美的重要因素之一。“以意为上”,强调“表现”,但又要求寓“表述”于描述之中,使“意造境生”,令“山性即我性,山情即我情”,“吾心即宇宙”,“宇宙即吾心”,通过“摄情”和“写貌物情” 达到“虑发人思”。这种对“意境”的追求,促使画家努力寻找一种符合自然精神的表现形式,并在艺术创作过程中追求自然的情趣美,将文学艺术中更深层次的美——“意境”的表现,融入到绘画作品中去,使作品显出更深的内涵和更耐人寻味的情境。五代、两宋的山水画充分体现了这一追求。这一时期的画家深受唐代“诗画同源”,“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影响,在对自然的感悟中生发情感,从触景生情到寓情于景,达到情景交融,物我两忘的境地。


南齐谢赫的“气韵生动”,“气”贯穿作品的各个方面,是所有生命的根本, 中国古代文论认为,作为生命结构的意境,之所以具有旺盛的生命力,全靠以气统帅的神、情、意、趣、韵、骨、形、势等因素。“气”是贯穿作品从里到外的各个方面,是所有生命的根本,。从古今的优秀美术作品中,我们都可以看到气的存在,也可以看到艺术大师们对气的理解和把握。气是整体的,气贯穿于作品的始末。


中国画的高度主观性和抽象化是“程式”生成的缘因。主观化和抽象化的过程就是要去除繁琐的细节,寻求与观者内心感应的精神实质的高度提炼。这个抽象的过程落实到具体的绘画过程中,将以“程式”的面目出现。和中国的文学、哲学一样,中国绘画也充满着“暗示”的表达方式,我们和万物交流的最高层次是超越可以表达的形式。“此时无声胜有声”,“心领神会”,所以,最简明的程式也可以承载最精致的情感,关键是要领会那超越表达的部分。在一个画家的创作生涯中,需要总结他的程式语言以形成他自己的程式语言体系;在整个绘画史中,人们不断汇聚、总结这些颇能传神达意的程式,归纳出其中的章法,并分门别类,冠以名称,论皴法有披麻皴、斧劈皴、卷云皴等。这也是中国画所特有的符号性。


中国画除了寄性、娱情、乐志、养身等各种绘画审美趣味的观念外,还非常强调绘画的政治思想、伦理道德等方面的教化作用。孔子是将艺术与政治志向、伦理道德和社会教育等方面紧密联系起来,他认为一个人仅仅有高远的志向、高尚的道德和宽厚的博爱精神是不够的,还应有六艺技能,才能在社会上有所作为。这与庄周“技兼于事,事兼于义,义兼于德,德兼于道,道兼于天”和“技进乎道”的认识是相近的。这种主张强调了中国画艺术“劝善惩恶”的教化功能。